頑石點頭

爸爸前一陣子為一些事情所擾,心不安定。他擁有一手很好的書法,是天賦。平時都不曾練習,也不願意教授我,只因他說:「書法沒得教」。

托師父的福,讓頑固的爸爸終於肯寫下一張完整的心經,不情不願的,前前後後拖沓了半年的時間。每一次我提醒他抄寫的時候,他都和我說「明天」,賴坐在躺椅上,賴皮。一直終於到達去韓國見師父的前兩三天才匆匆忙忙的書寫一整張完整的心經,交差。

我想擁有這樣的天賦同時不是那麼好的事情,他的確可以在兩三天的時間就寫出好看的字體,卻容易成為怠惰、隨性的理由。錯過了那麼好的與這件事相處的機會。

今天,媽媽傳來了父親抄寫心經的照片。在我吃著辣辣的豆腐鍋的時候,完完整整的心經抄寫好了,眼淚馬上就落下來了。

很不容易吧,很辛苦吧,這段時間,我的爸爸。一切都會過去的,我們輕輕地、慢慢的放下吧,好嗎?

因為很丟臉,所以假裝這豆腐鍋實在太辣。

後來和媽媽聊,才知道,前幾天爸爸試水彩,或許紙不好,中途中斷。今天下午默默開始抄寫了心經,爸爸很專注的花了3個小時寫,一直陪他到6點才寫完。

因為是真心的,隔著屏幕都能馬上感覺到。

鐵樹開花了,我看見了我父親的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