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你的禮物

母親是茹素者,每年新年或是大型聚會總免不了會帶給宴客的主人煩惱,得在葷食的大環境中,得抽出另外的時間與食材來準備一份素食者可食用的食物。

父母從小在我的腦海中都是不願意麻煩別人的人,所以對於收禮或是給人帶來負擔的事情都會盡可能避免。去年新年拿到了一筆打工的錢,母親想購入一台冰箱已久。三番四次地光顧電器店,決定款型要付款時。父親拒絕由我來付款,掏出自己的信用卡並說:你有這個心意,就已經是買給爸爸媽媽了。

我是在這樣的家庭長大的,在我的意識中,能感受到對方的心意與關懷,遠超於有形的物質。

自己身邊漸漸與素食者的緣分日深,偶有機會招待或他們共處,能明白他們與非素食者共餐時所會遇到的壓力與不被理解之處。也因為母親自己是素食者的關係,較容易能共感。

但作為少數者在大家庭、大環境中,素食成為一種選擇。在我日漸成長中,我慢慢學習不再以個人的角度,單就少數者的角度出發考慮。如果今天我是一位宴客的主人,我不可能只準備燙青菜給遠道而來的你吃,這便是宴客主人的心。

「我只是一個吃素的人,我的要求不多,最簡單的準備就足夠,無須特意為我準備什麼。」

「我不是一個需要物質來加以確定什麼關係的人,所以你不需要給予我這些。」

一味地想著表达、表现自己不是怎麼樣的人,所有的念頭只想著:我不要什麼,害怕壓力而拒絕禮物與別人的心意,因為不想浪費对方的金錢與時間,表明自己不祈求物質,不希望對方辛苦,卻忽略了對方想要迫切地想要付出的心意。

一直以為有形物質不重要的自己,偶然收到充滿心意的禮物,久久感動不已,從遙遠的過度傳遞而來的心意。有時候還是會偶然記起大學在一段非常傷心的時間,師父對於我的處境無計可施,就買了一袋非常好吃的蘋果掛在我宿舍的門口,敲敲門,打開門的時候已不見人影。在很多往後的時刻總會想起,傷心的感覺沒有了,心裡面卻還是溫暖的。

正在收禮物的你,正在吃著對方準備的美食的你,若只想著不想承受對方「給」的壓力,也別忘記了那個此刻站在你對面的遠道而來準備好的禮物與飯菜,這其中他/她所迫切想給你的和當中所承載的心意,當你吃完對方為你準備的飯菜和收下那一份禮物,只要好好感受對方的心意就好了,也許你的回應正給予她/他需要的確認感。

茹素是一個選擇,像人生很多抉擇一樣只是一個抉擇。當你選擇這個抉擇的時候,或許換個方式,選擇去理解別人會產生出的想法,接受當中帶來的不適感,畢竟這也是這一選擇的一部分。

謝謝,我感受到了。有點俗俗的禮物,包含他不確定的心;正中紅心的小禮物,他原來也有關注我的小心思;意料之外的禮物,對方看到這個禮物的時候,原來想起我。

記得一次師父給我們發來了韓國寺廟的曬著一朵一朵的蓮花燈,我們問那是什麼?師父說:是眾生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